而我不再觉得失去是舍不得 有时候只愿意听你唱完一首歌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
  • MING - [读书]

    2010-08-22

    Tag:MING 杂志

    我必须承认,在市面上已经没有什么杂志适合你慢读.我对MING有一种特殊情节,以至于每次搭火车,每个月的月尾,我都习惯了去买一本.当然质量也从一开始的非常好,到了甚至一度想抛弃它.

    但它却成了我现在看世界的一个窗口,至少能让我保留一些思考的空间,让我有一个心灵的慰藉.

    它本是我理应错过的一期,在它已经足足面世了超过三周时间的书报摊上,我还是把它捡到了它.毫无预兆,竟然成为了觉得是除了第一,二期外,最好的一份读物.它的每一篇都值得细读.网上一看,才发现这一期的团队是最后一次出版.下一期新的,就会有新的团队代替它.

    很少专心的去介绍一些书和电影,有时看过,觉得好的,也只是欢喜.它里面竟然表述了我在这一周狂看欧洲雕塑和绘画的想法.摄影技术让我们整个艺术环境都大大的进步了,可是很可惜,我们觉得拍下它们了,就拥有有了它们,而缺少了对艺术创作者的尊敬,当然也让自己的修养并未得到很好的提升.我们是不是应该更严谨和细致的去观察,我们身边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呢?在SULI一针见血的说出人物距离的一些想法后,也许回归到最原始的雕塑,去学习艺术,才是真道啊.而我们是不是也把古典音乐变成了一种快餐文化呢?

    是的,HUI说得对,我不知道艺术前进的线路,也不知道当代艺术最顶端的艺术已经发现成怎样,也不能说现代的流行音乐和摄影就是一种倒退.但是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种角度去思考这些问题.回归用几十年才雕塑出来的大理石,看一下他们是怎样用生命在说话的.这给我的摄影之路又上了很好的一课.

    严重推荐这一本,每一篇都藏有惊喜的MING,希望换了团队的小书不会让我失望.

  • Tag:呓语

    太经典,以至于我开始对四维空间产生幻觉,我开始觉得量子力学的未来就应该是他们所说的样子,我开始明白生死与灵魂的界限在哪.

    他们有颗强大无敌却脆弱的心,如果偏左了,他是天才,偏右了,就成了不被人观注的疯子.

    你要怎样看世界,你们都错了,你们都一直在用自己的主观意识在看世界,不是换位思考才能客观,这样也还是会有你的主观色彩.而是要用天的思维看天,要用草的思维看草,要用花的思维看花.你就能很客观.

    未来的你是可以能过传递信息,回到现实中的你的.但是你要承受之前的记忆会覆盖你旧的记忆的结果.也就是说,你回不去了.你的脑袋在未来,你的身体却在现在.你可以随意的到时间的尽头,然后再回来.

    我们的灵魂都在四周游走着,抢着躯壳,然后钻进去,人是很抢手的呢,可要把尾巴卷得很好,才能放入脊椎里.那为什么你会记不得之前的事情呢?因为躯壳小的时候,不能装太多的灵魂,灵魂太大了,于是要甩掉之前的东西,才能装进去.当躯壳旧了的时候,灵魂就要出来找其它的躯壳装起来.我喜欢人有尾巴的故事,我觉得很可爱.有些人的尾巴没有藏好,就会露在外面啦,有时会和其它人的灵魂相通时,你就会出现灵异的事情.这是多么的有意思呀,

    所有的东西,都是有生命的,石头也有它的生命.只不过它变得太慢,太长,所以你看不到,它最后变成了灰变成了沙,你们看不到了,它看你的生命,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.人的最终也会变成一堆沙而已呀.

    在我发了无数个与死亡有关的怪梦,在我对死亡无法提及的敬畏时,我开始进一步的尊重起它来.就像其中的他们说的,现实中很多的东西,都无法有科学知识解释,如果你无法解释,就要学会尊重他们,说不定现在他们存在的形式,就是原因.

    尊重自己的生活方式,就是尊重别人.

    送一个很爱的笑话.一个精神病人,经常穿着黑色的雨衣,带着一把花雨伞,蹲在一个地方.天天如此.没有人知道为什么,而他也不理其它人.终有一天,有一个人,蹲在他旁边,坐一样的事,穿着黑雨衣,顶着把花伞,终于一星期后,那人神秘的对那哥们说:你也是蘑菇?

    好吧,我承认,我对他们,有着无限的敬畏与向往.不过又庆幸我不是这种人.因为我定力不好,没有强大的定力,成为科学家.那么最终的结果只能成为被人不理解的疯子.这个世界,至少现在的世界,还没有准备好,要容纳那么多奇怪和与众不同的人,于是你注定要遭到抛弃.我举一个例子告诉你,你是世界上的人中,在这个领域中懂得最多的人,你站在金字塔的塔尖上,但是你的身后是密密麻麻无数的人,而你身前是大海,无尽.你不知道怎样面对它们.这种孤独感又有谁知道.其中有一个案例,他经常发梦,梦到在未来的世界里,只有他一个人,他根本不想入眠,因为一入眠,他就有巨大无法承受的孤独感.一个人,如果再伟大,不被人理解.会不会也很悲哀.

    如果他们真的是先知,如果量子物理学在往后的四维空间真的可以如此运用.那么我可怜的记忆力差的问题,根本不会成为我后代灵魂困扰的事情,只要直接植入芯片,那么人也不会害怕死亡,因为灵魂就够重要了.多有意思的想法,谁又能保证,真的不会发生呢?

    所以我大爱这本书,给了我最基本的幻想.不过如果你不具备我神经病似的体质,请慎入.因为你觉得他们说的都是胡话,我觉得对他们是一种亵读.

    魔鬼城.当晚以为看不到日落.当地人说,一年都不下两三场的雨,结果你们来,就下了.所有的同伴的都跑去近城去找住宿了.方圆几百里,没有一个人.除了我们这一部吉普车.我们执意的等到九十点.于是出现了,百年不见的奇景.天空交错着两条彩虹.云层中露出太阳的最后一点光辉.我执意的跑到一座偏高的山上.站在上面的孤独感和空阔感.无法言表.这种恐惧感,就像听老张说,你们会只带干粮,不带任何水,就进去这些沙丘里,谁也要先出来了,就谁输了当晚的饭钱.以这样为游戏的生活.你有没有过.谢谢小宝,让我相信这个世界,有许多的奇景,不是等待,而是偶遇.一扫我对路途上所有人的不信任感.